您的位置: 主页 > rr818.net > 第一百零六章 大结局

  彭冲猛然感觉到一股杀意!小眼睛中jing芒一闪,踏地的右脚伴随着元武力的爆发急速扭动,身体好似凭空甩动的大剑一样快速向一旁闪去!

  就在彭冲踏地发动的刹那!一条赤红的剑光,在黑夜中猛然爆发,绚丽的赤红sè光芒闪耀着的寒光,绽放出森寒**的杀意!

  这绝对是**裸的谋杀,彭冲看着身边那道火属xing的元武大剑猛的从自己的身边滑过,身体不禁出现了一丝寒意。

  “咦?”彭冲眼角一挑,目光扫过那刚刚还醉醺醺,转眼间就生龙活虎的中年男人,看到他手中居然掐成了灵诀,居然是灵术师,彭冲的心念一动,整个人在空中猛的一点墙壁,再次的腾气了一米多高,一条火蛇几乎擦着他的下yin飞过!

  两个偷袭者同时一愣,都不相信这设计好的陷阱,竟然被一名连元武士都没有达到的小家伙给避过了,而且对手的元武竟然那么强?看起来好像足有元武士二级的样子!

  彭冲脑海中闪电划过不解的念头,身体却没有丝毫停止,左脚猛的在墙上一踏,鞋子跟墙面摩擦发出‘啾’的一声,就好像是老鼠死前的惨叫一样,整个身体借着庞大的反推力如同一只大鸟一样扑了上去!

  彭冲反应速度很快,对于眼前这个看上去丝毫不起眼的灵术师更是下了杀手,在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忘的情况下,绝对不能有一丝的心慈手软,想要杀人,就要有被杀的准备。

  彭冲的大剑上的剑芒在这个时候一吞一吐,就好像是在黑暗中隐匿的毒蛇猛的吐出了芯子,那个灵术师的眼睛中露出了一丝郁闷,他怎么也想不到,彭冲居然能够这样迅速的反应过来,并且这样速度的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个不起眼的中年男人的身体前面猛的出现了灵术师的特有的灵盾,灵盾上面流动着特有的光芒,他十分自信,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无论如何也都破不开自己的防御,没有达到元武士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破掉他的防御的。

  也就是电光火石之间,彭冲的大剑就到了中年男人的眼前,那抹寒芒狠狠的扎到了灵盾的上面,“噗。”就好像是气球露气了一样,大剑就好像划开了纸片一样的切割开了那个灵盾。

  中年男人的眼神中满是惊疑,充满了不相信的神情,那双眼睛看着眼前的大剑,就好像是见鬼了一样。

  怎么可能,眼前的这个小子明明是一个元武废材,是一个传说中的木属xing灵术修炼的小家伙啊!怎么突然成为强大的元武士了呢?

  中年男人的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彭冲的大剑划开了他的身体,看着自己的身体上面猛的喷出了鲜血。中年男人仰面摔倒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自己一个灵术师一级的人居然在一个照面被偷袭的目标杀死了,他到死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彭冲看也不看摔倒下去的中年男人,身体猛的一转,大剑迎上了刚才突袭自己的元武士,两个人的大剑毫无花俏的撞击到了一起。

  这个小家伙居然有这样的反应能力,简直是不可思议。站在上风头的元武行者望着彭冲快速的反应能力,心中发出了一声惊叹。

  看到这个小家伙居然把后背留给了自己。站在远处没有出手的元武行者两条眉毛高高挑起表示着惊讶。

  人在真正面临危险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胆怯的本能,即便是真正的元武士也不一定拥有着超乎常人的心里素质,但没有真正经历生死的他们,往往关键时刻还是会发挥失常。

  元武行者眼中shè出一道寒芒,嘴角裂出一抹凶狠的狞笑,猛的抽出腰上斜插着的大剑,剑尖寒芒一闪,就好像是一条毒蛇一样直取彭冲的脑袋。

  彭冲看到那边的元武行者最终还是出手了,这个家伙还是留给小银那个家伙吧!彭冲给小银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在这个时候,彭冲已经没有心思留下什么活口的想法了,得赶紧把眼前的几个刺客消灭掉。万一让其中的人跑掉了的话,绝对会暴露自己是元武和灵术双修的秘密。

  元武行者在这个时候摸不准彭冲的想法了,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有如此的自信呢?心中稍稍一个犹豫,手中劈出的大剑的速度顿时减低不少,突然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双绿油油的眼睛,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杀气!浓烈到近乎实质的狂暴的杀气!元武行者整个身体在刹那间猛然一顿,生死之间的本能令他想要选择后退。

  这种灵兽的眼睛他见过一次,那是在和冒险者去灵兽森林的时候见到过,眼前这双散发着杀戮的灵兽的眼神中透露着一种强大的威压,让元武行者一下子感觉到身体僵直了起来。

  小银的目光中流露着一丝不屑,对于这样的元武行者它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这些该死的家伙,竟然敢偷袭自己的主人,绝对是活腻歪了。

  元武行者的眼睛很是僵直了一下,瞳孔猛的一阵收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一切,在自己身体前面爆发出如此强横实力的灵兽居然是彭冲身边的那条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白狗。

  狂暴的气息虽然压制着他,使他动作十分艰难,但是,经常游走在生死之间的元武行者在这个时候猛的选择了燃烧自己的生命能量的秘术,让自己身体内的能量迅速增强起来。

  大剑一寸寸的抬起,元武行者爆发出最大的力量横贯双臂,大剑终于在那看上去不大的小白爪子降临之际,猛的架住了小银的爪子。

  元武行者在这个时候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量透过大剑,直接冲击着他的手臂跟手腕,就好像是一个大力士用锤子猛的击打到了他手中的大剑,力量大到他根本就无法抵挡,将他的胳膊生生向下,向身后方向拖拽,胸前露出了大片的空当。

  小银的牙齿闪耀着凶光,毫不停留的直接扎入对方身体,香港六合开奖结果。随即一路向上攀升切割!直接将元武行者的上体切成了两半,鲜血好似地下水喷出一样,高高喷上黑夜的高空。

  太血腥了,假如彭冲能够看到的话,绝对会埋怨小银把这个事情弄成这个样子,血腥,真的很血腥。

  这个刺杀彭冲的元武士在看到元武行者动手的那一瞬间,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就已经认定彭冲是一个死人了,对于那个强大的他一直都畏惧着的元武行者,他信心十足,一般的元武行者根本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他曾经看到过这个元武行者力敌两个和他一样级别的元武行者,最后胜利的还属于他。

  突然看到冲过来的这个元武行者居然被一只那样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狗以那么残忍的方式虐杀掉了,心中感觉到了恐慌。

  生死之间毫厘刹那便是天与地的不同,彭冲的大剑毫不留情的划过眼前这个元武士的脖子!

  咔嚓嚓……这个元武士元武铠被生生击碎,大剑穿过元武铠顺势把这个元武士的脑袋切了下来。

  这种场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其他的选项。彭冲在西林山的经历早已经十分明确,已经练就了一副同年龄段的元武士没有的冷静跟果断杀伐。

  彭冲脸上那种刚毅的表情出现了一丝松动,在城市中打架斗殴都是不允许的事情,杀人不论自己是否有理,都将惹上一身的麻烦,大夏国的法律可不是什么摆设,自己这杀人恐怕是说不清楚的。

  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人间蒸发掉了吧!彭冲把三个人尸体上的好东西收刮了一遍以后,把三个人尸体摆放到了一起,手中灵诀快速的掐动起来,疾火术发出,三具尸体转瞬间就化为灰烬,彭冲扫了一眼弄巷里面的情形,给自己加了一个疾风术,迅速的带着小银离开了之前的地方。

  “彭家既然这样有大局感有如此认识,那么接下来彭家准备怎么做?”傲扶龙问道。

  傲扶龙看向彭阔良,要知道傲扶龙现在掌控雄城所有的守军,他的想法与做法都将影响到整个彭家今后的布局和发展。

  傲家的地位可不是彭家能够比得了的,傲家从什么地方上看都要比彭家强大,现在傲扶龙扔出了一个天大的馅饼,对于彭阔良来说,这种**裸的阳谋简直就是无法拒绝的事情。

  “傲家和彭家合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现在就看彭家的态度了,傲家可是有诚心的。”傲扶龙不紧不慢的又加了一句相当有分量的话。

  彭阔良的内心现在是无比的纠结,内心刺闹闹的,想马上就把这个事情答应下来,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去那句话来。

  彭冲那孩子的主现在可不是他说能做主就能做主的,彭冲和那个傲晴儿的事情他们也是经过了很长时间才知晓的,现在傲家提出了这个要求虽然看上去十分诱惑,但是,他现在真的很为难,难道他就能轻飘飘的把这个事情应承下来。

  “这个……这个……我……我现在也无法定下来这个事情,能不能容我回去商量商量?”彭阔良现在很挠头,这都什么事情和什么事情啊!居然让自己夹在了中间,傲家的强大的是不容质疑的,而彭冲那个小子的折腾劲也不是自己能够约束得了的。

  现在的傲家和彭家搞合作的事情,如果没有彭冲那小子不知道怎么把人家的天才少女拐到家里面,估计这个事情连毛都捞不到,傲家什么时候开始有兴趣和彭家联合起来做生意了。

  眼前的傲扶龙也是一头老狐狸的,能够这样给彭家优厚的条件,不也就是打着把傲晴儿赎回去的目的吗?

  彭阔良在这个时候坚定了一下自己的决心,觉得这个事情不能这样的答应下来,要走一步看一步,毕竟族长只是让自己跟彭冲过来,帮着彭冲拿拿主意,他可不是什么主角的。

  “那么就是说彭家不答应我们傲家的这个条件了。”傲扶龙脸sè微变,目光中逐渐开始yin森起来。

  彭阔良在这个时候也明白了傲家真正的意图,不就是想抛出一个天大的馅饼把傲晴儿换成ziyou身吗?跟我使什么劲啊!我们彭家也没有逼迫你们家的孩子到我们家里给彭冲当侍女,你自己的孙女自愿去的,这个事情你们也是知道的,跟我使什么劲啊!

  “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还望傲家家主海涵。”彭阔良不卑不亢的回答了起来,根本就不受到傲扶龙举动的任何影响。

  傲扶龙的眉头一皱,眼神闪烁不定,他现在都有心思把眼前油盐不进的彭阔良和彭冲抓起来的心思了。

  彭家现在典型的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如果这个事情这样传出去回给傲家造成什么样子的影响,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自己给他们开出的条件已经是到了自己权限的最大额度。

  傲扶龙负手而立,灵元力猛的透体而出,瞬间充斥着房间的每个角落,整个房间完全被狂暴的灵元灌满,任何风吹草动休想避开他的意念,那略高傲高大的身躯,在彭冲眼中犹如为不可攀的山岳屹立。

  “你真的就不在考虑考虑了,傲家的人绝对不会轻易放手这个事情的,更何况傲晴儿是我的亲孙女。”

  傲扶龙刀锋般深邃的眼神,冷漠而又无情,正从他身上扫视而过,仅这一眼,彭冲感到自己犹如海浪飓风中的孤舟,灵魂仿佛都会被看穿,随着傲扶龙眼神移动,宛若体内的血液随时会自燃起来。

  “镇定,镇定!”彭冲原本以为心智已够冷静,可在傲扶龙的眼神扫视下,还是不由自主的惊颤着。

  彭冲手底下有杀手锏的,虽然不一定能够给眼前的傲扶龙带来什么特别大的伤害,或者说是杀不死眼前的傲扶龙,却也不会让傲扶龙好过,彭冲想到,想玩狠的,那我就陪你玩一场,大不了同归于尽。

  彭冲的双眼现在完全赤红了起来,但是,心底却是明镜高悬,没有任何冲动的意思,眼前的傲扶龙不动,他就不动。

  我绝不低头。彭冲倔强的望着傲扶龙,身体里面的所有力量都被彭冲调动了起来。

  灵元力一步步的冲击开了他关闭着的窍穴,一个、两个、三个……伴随着彭冲顽强的运转灵元力,身体那种被高山完全压制住的感觉在不断的减少中。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彭冲的灵元力已经是达到了他现在的最高点,稳稳的站在了元武行者初期的颠峰。

  彭冲的眼睛和傲扶龙对视着,不服输的顽强的信念不断的支撑着他,身体里面之前积攒下来的灵元在这个时候居然被激发了出来。

  彭冲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和眼前的老人抗衡起来,虽然只是顽强的抵挡,但是,今后如果碰到比眼前的老人境界低上一些的人,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的被动了。

  傲扶龙的眼神逐渐的由yin森开始转变为惊诧,进而开始感觉到迷茫,最后更是眼神中透漏出了不相信。

  眼前的这个小子,明明也就最多是元武士级别的小子,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一步一步的攀升气势,居然达到了元武行者的境界,达到元武行者境界也就罢了,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成为了元武行者中期的修炼者。

  傲晴儿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面飞速的成长起来,难道不是傲晴儿自身的原因,而是出在了这个小子的身上?

  傲扶龙看到彭冲依旧在咬牙的坚持着,感觉到彭冲这个孩子的前途绝对是不可限量,杀心逐渐地大了起来。

  傲扶龙一直就猜想着是彭冲用了一种邪恶的方法控制了傲晴儿,现在看来,好象还真的就一定是那个事情了,估计自己被手下拿来的情报给骗了。

  傲扶龙是雄城第一猛将,也是元武宗师的颠峰强者,身经百战的傲扶龙不光修炼的元武属于高级元武,而且杀意已经是融入到了里面,一般同样境界的元武宗师都不会是他的对手,现在他看彭冲是越来越生气,眼前的这个小子的模样差了一点,骨子里面的那种傲气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呵呵!小子,忍耐力不错,能在我的威压下面坚持这样长时间的年轻人真不多见。”

  彭冲紧绷着神经,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傲扶龙看,不放过傲扶龙的任何细节变化。

  不过,你小子到寿了。傲扶龙施展起全力,彭冲在他的挤压下完全没有了生机,小鼎看到是不可为,收起彭冲脑海里的灵魂破空而去。

  小鼎带着彭冲的灵魂再次穿越到了其他的位面,他们还会继续jing彩的事情吗?

  《灵鼎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天籁小说转载收集灵鼎记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http://www.rr818.netwww.rr818.com,曾道人官方网站,www.88hlm.com,红楼梦心水论坛,www.88kj.com,www.84887.comwww.rr818.com,曾道人官方网站,www.88hlm.com,红楼梦心水论坛,www.88kj.com,www.84887.com
香港挂牌| 曾夫人一句玄机解一肖| 2017黄大仙六肖期期准| 东方不败| 香港乖乖印刷图库| 六合皇研究网| 香港最准四肖期期中特| 香港马会资料| 香港马报资料挂牌| 最快开码现场直播|